您当前位置:彩多多 > 联系我们 > 正文

案例回顾:一女子怀胎八个月在酒店床上猝死,情人:她兴奋过度

时间:2022-08-01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人在合适的时间里应该做恰当的事,若是违背人的生理、社会道德做一些出格的事情,不仅面临着舆论危机,更有可能产生性命威胁。比如2012年广西发生的一件荒唐事例,一女子怀胎八个月猝死在酒店床上,情人:她太兴奋了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广西的魏娇娇年轻时曾有过一段十分具有争议的恋情,她与比她大了33岁的罗平在舞厅结识后,沉迷于他的柔情蜜意中,以至于在成年后竟然还希望嫁给这个老男人。

家里人无论如何都不允许她这样糟蹋自己,于是就直接瞒着她和村中的朱某定了亲。朱某和魏娇娇同龄,他们家是拆迁户,且朱某的父亲还在外面做生意,家境十分优渥。可想而知,魏娇娇的家人希望她能在婚后衣食无忧。

不过,或许他们都忘了一点,“强扭的瓜不甜”,魏娇娇婚后过得并不开心。因为朱某是个木讷的男子,没办法带给她激情。再加上她婆家总是催促着她生育,她的心始终没有落在家庭里,竟然还和罗平有些许苟且。

一边她在家里敷衍着丈夫,花着丈夫给她的工资卡,另一面她还经常跑到城镇上,和罗平在宾馆开房幽会。就在这期间,她先后诞下两个儿子。婆家对她赞不绝口,哪想到魏娇娇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的生父究竟是谁,她也并没有在意这点,仍旧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。

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感到疑惑,难道朱某和婆家人都看不出来她的龌龊事吗?其实村里早就谣言四起了,但是由于婆家人对邻里间那种茶余饭后的笑料并不是很在意,所以也没听说过魏娇娇的风流韵事。

直到十多年以后,魏娇娇已经30多岁了,此时的她可不是单纯的少女,但是竟然还是做着这么荒唐的事情,也不知年过六旬的罗平到底有什么能力,能让她这么些年都没有斩断情丝,一直不着家不说,还鬼迷心窍。

或许魏娇娇以为自己的做法只会有被舆论攻击的危险,但是她却没想到偷情也能丧命。这全都是由于她自己不注意,因为在2012年的时候她怀了第三胎。按理来说,她此时应该消停一些,毕竟腹中怀着胎儿,稍有闪失可能就是一尸两命。

然而,魏娇娇却仍旧坚持在宾馆的第一线,战斗力可谓非常强劲。她怀着8个月的身孕,到宾馆和罗平相聚。或许是她因为身孕好久没有感受过激情了,也或者此前怀孕的时候她就有这种经验,所以这次她轻车熟路地和罗平展开了一段生死时速的爱恋。

这场爱恋确实是名副其实的“生死时速”,因为就在他们过夜后第二天,罗平竟然惊恐地发现——魏娇娇在床上断气了!一女子怀胎八个月猝死在酒店床上,情人:她太兴奋了。可悲的是,她腹中还未来得及出生、已经完全成型的八个月胎儿也死亡了。罗平回想了一下,当晚他们两人共赴巫山云雨时,魏娇娇有些过于激动,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导致她喘不上气。

医生的话确实也证明了这点,由于魏娇娇怀的是第三胎,且年龄已经不小了,所以在怀孕时身体状况并不算好,一直伴随着孕期高血压。正是因为她不顾自身的身体条件,突然进行剧烈运动,所以导致血压过高,直接猝死了。

当魏娇娇的娘家人、婆家人得知魏娇娇的死因后,既羞恼又崩溃,他们一面为母子二人的死亡而悲痛,另一方面又因为魏娇娇的丑事以这样一种方式被公开而羞耻。当然,婆家人最无法饶恕的就是她的情夫罗平,他们一致认为,如果不是罗平纠缠魏娇娇,她和孩子就不会死亡。

因此,婆家人一纸诉状将罗平及他们幽会的宾馆告上了法庭,请求他们赔偿206773元。首先,他们认为,罗平对此事应当负首要责任,因为他在明知魏娇娇身怀六甲的情况下,还与她施行危险的行为,属于过失的心理。

其次,警方在调查此事时曾发现,该家宾馆登记入住人的制度是非常不完善的。他们仅仅只登记了罗平的名字,并没有登记魏娇娇。因此,婆家人认为如果不是宾馆的违规经营行为,魏娇娇是没办法这么轻易地和情夫在宾馆幽会的。

那么,作为焦点人的罗平以及宾馆又是如何想的呢?罗平认为,魏娇娇是自愿与自己发生关系的,他根本不存在强迫之意。因此,作为成年人的魏娇娇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她应当自己承担死亡的风险。

宾馆同时认为,自己是不需要担责的。诚然,他们在经营活动中确实有所疏忽,但是这份疏忽带来的结果应该是行政处罚,而非民事赔偿,因为他们的经营问题与魏娇娇的死亡结果之间并没有任何关系。法律不可能要求他们在登记顾客入住时,还要打听顾客来开房是做什么的,否则这就触犯了顾客隐私。

法院在审理过后认为,魏娇娇、罗平及宾馆都是有责任的。首先,魏娇娇的自主行为是死亡结果的主因,所以她应当对自己的死亡负大部分责任。

其次,罗平需要对魏娇娇的死亡承担次要责任,因为根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第十六条 【人身损害赔偿】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,应当赔偿医疗费、护理费、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,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。造成残疾的,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。造成死亡的,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。罗平作为与魏娇娇同行的人,当他和魏娇娇进行激烈的活动时,应该考虑到这样的行为会对魏娇娇产生生命安全的威胁,但是他却因为疏忽而没有预料,因此应当承担部分责任。

最后,宾馆也需要负少许责任(3%),这个判决结果也引发了较强的争议。不过由于宾馆本身并没有提起上诉,所以最后没有改判。最终,罗平承担37%的责任,赔偿48258.91元,宾馆赔偿3912.88元。

这起案例给人以警示,人生存在社会上,承担着各种各样的责任。作为母亲、妻子的魏娇娇,应当对丈夫、婚姻忠诚,对腹中胎儿的生命负责。然而她荒唐的举动,不仅让自己及其亲人承受了痛苦,而且还让母子二人丧命,这或许就是对她的一种惩罚。

彩多多平台,彩多多官网,彩多多网址,彩多多下载,彩多多app,彩多多开户,彩多多投注,彩多多购彩,彩多多注册,彩多多登录,彩多多邀请码,彩多多技巧,彩多多手机版,彩多多靠谱吗,彩多多走势图,彩多多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多多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